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观音泪(四)

2020-08-07 06:00:23

故事大全发布最新恐怖小说、恐怖短篇鬼故事、鬼故事短篇集,让喜欢鬼故事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,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鬼故事的朋友,快来看观音泪(四)

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张力把丽妍送回宿舍,又买了一箱方便面和几包饼干做这周的“干粮”后,才向宿舍走去。

推开门,他便大叫起来:“哇噻!你们可真能睡,还没到晚上呢!起来啦,起来啦!!”他的叫声让刘里、曾海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但仍躺在床上。

张力把方便面和饼干放在桌子上,又把靠阳台的门打开,下午的凉风吹进屋里,让人感到很是惬意,在桌边坐下后,他从袋子里掏出杨教授给他的书,随手翻动着,当他眼角撇见刘里等还赖在床上时,便恶作剧般地大声朗读起来:“第一经:大悲咒;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的大慈悲心,无上菩提心,以及济世渡人,修道成佛的重要口诀。本咒是观世音菩萨《大悲心陀罗尼经》中的主要部份,共有八十四句。其详名为: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大悲神咒……”距张力最近的刘里腾地从床上坐起,强烈地抗议:“靠!吵死了,修道成佛!修道成佛!老大,你想出家呀!”

张力坏坏地笑着:“哈哈,不是我出家,是我们出家!这经书可是我们的舍宝!祛凶避邪!每人必读!”

“避邪?避什么邪?你被美女蛇勾搭上了?还是你家的丽妍怀了鬼胎?”曾海只要一开口,就没好话,大家都没理他。

春来接过张力的话说:“老大,说真的,我做了一个很邪的恶梦,梦好古怪哦!还梦到你了呢。”

“我也梦到老大了!”蒋冰也跟着说。

“你们呀,就会哄我开心,是梦到美女了吧?”张力边拆方便面的箱子边笑着说,“你们饿没饿?我买了一箱方便面,起来填填肚子吧。”说完,他拿了两包方便面和饼干扔到王红兵的床上,他知道,除了王红兵腼腆之外,其他人一点都不会客气。

王红兵拿起方便面,对张力流露出感激的一瞥。他真感到肚子在叫了。

天天渐渐黑了下来。

女生205宿舍里,桔黄色的台灯柔和地撒在正躺在床上的陈洁身上,小小的吊带衫外裸露着她白皙而柔嫩的肌肤,被灯光照成通明的淡黄色,修长如画的双眉下,一双眸闪烁如星的眼睛正盯着某处发呆,小小的鼻梁下那张小而厚实的嘴紧紧地抿着,一副沉思状,她正为姑姑的电话而感慨万千。

姑姑果然为姑夫的去世而难过,虽然已经离婚了,但姑姑却不记恨姑夫,她只希望姑夫能改好一点,听表姐陈雅说,姑姑一直都没再找伴儿,心里还是挂念姑夫。谁料到姑夫又……,她不知姑姑这样的人生是不是悲剧,她也不知道姑姑会难过多久,表姐又警校毕业,做警察就难免有危险,姑姑怎么办?

“陈洁,想什么呢?告诉你,张力的宿舍可能有邪气,今天我们去问我爷爷了……”丽妍进宿舍后就开始讲起来。

陈洁被她打断了思路,便微笑着听丽妍讲。

“咚、咚……”一听就知道是用脚在踢门。

丽妍皱着眉头:“一定是文馨!老是用脚敲门!”

打开门,丽妍的声音马上180度回转,温柔起来:“哎呀,亲爱的文馨啊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薯条?”

“去,没你的份,这全是我的!”文馨双手拎着两大包零食,怀里还抱着一大盒炸薯条,急匆匆地往屋里走。

丽妍“吃惊”地叫着:“你,猪啊!吃这么多?我来帮你吧,否则,会变胖的,那么胖,一定会没人要的!”

“你这家伙,敢说我没人要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放下手中的东西,文馨便“凶狠狠”地向丽妍扑去……

窗外,一双绿幽幽眼睛紧紧地盯着宿舍中的陈洁。

晚上,朱智来到501宿舍,看到的是一个宿舍的人都猫着腰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,就敲了一下已经打开了的门。

“进来。”说话的正是张力,但没抬头,其他的四个人也都没抬头。只有王红兵抬起头,看了朱智一下,礼貌地问:“请问你找谁呀。”朱智咳嗽了一声:“请问张力在吗?”

张力这才抬起头,一见是朱智,连忙说:“哎呀,你怎么来了?快请进。”说完,就对着刘里、王红兵几人说:“这是我朋友,朱智。”又为朱智介绍说:“这是刘里、这是王红兵,那是蒋冰和李春来;那位帅哥是曾海。”

朱智一一问好,然后问他们在干什么,刘里等不好意思地说:“捉老鼠。”

“捉住以后呢?”朱智问。

“打死呀!”曾海像看着怪物似地看着朱智,“难道养它?!”

朱智没说话,找了个凳子做了下来,说,“我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,二十多年前,唐山某居民家里发生了一件事:主人无意中见到一只老鼠掉到了空米缸中,由于米缸很深,老鼠跑不出来,在里面直打转。主人想:真是个打死老鼠的好机会。于是找来根木棍打老鼠。刚一举棍子,就见老鼠在给自己作揖,那意思好象是在哀求说:“放了我吧!”主人内心为之一动,但转念又想,老鼠是不可能通人性的,便一棍子打了下去,老鼠躲过,主人举棍子又要打,老鼠又赶快作揖。主人被感动了,没有打它,将它放了出来。

几天后,主人发现老鼠没有搬走,和小老鼠们继续住在主人家,但它们从来不破坏家里的任何东西。主人对它们发生了感情。后来主人搬家了,搬家的第二天,主人发现它们竟也跟着搬过去了。

在新家里,大家仍然和睦相处。但有一天,老鼠突然反常,咬毁了家中的物品。主人想,老鼠的本性就是这样的,未太在意这件事。老鼠见主人无动于衷,便趁他坐着的时候,跳到他身上去咬他。主人非常生气,心想:老鼠就是老鼠啊,真是不改其本性。于是找棍子打它,老鼠又接着去咬主人的孩子。主人更生气了,心想:一定要打死这个害人精!便组织一家人都来打老鼠。老鼠左窜右跳,跑来跑去,一家人就是抓不到它,最后它从家里跑到大街上。主人说:“我们追它!不要叫它跑到别的地方,它到哪里哪里遭殃。”于是率全家人去追老鼠,手里还拿着那根棍子。老鼠跑着跑着,不觉到了街心广场,它跑累了,一下子卧到地上不起来了。主人见它卧到地上,便举起棍子狠狠地向它打去。就在主人举棍子的同时,一道蓝光划过天空,整座城市瞬间化为废墟。主人全家得救了,老鼠却死了……”

朱智讲完顿了顿,接着说:“我们人类衡量事物、动物的好坏,总是以对自己有害还是有弊为标准,其实大自然不仅赋予人类以生命和生存的空间,同样也赋予了其他生物的生命和空间,人,不该那样自私啊!”

听完朱智的话,每个人都沉默了一会。

曾海心里想:“一通狗屁!把你扔到毒蛇堆里,看你怎样‘不自私\\’”,但表面却是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。

刘里、春来两个人则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张力笑笑说:“我们是怕这老鼠会咬坏我们的东西,其实我们不杀生的,阿弥陀佛!”说完,张力还装模作样地两手合十。

朱智也笑了起来,对张力说:“没什么啦,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。我来的主要目的是受杨教授之托,把这块玉佛还给你,对了,你们大家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比较异常的事啊?”

朱智刚说完,不爱讲话的王红兵却一反常态地抢着说:“有!”于是,他便把这几天所遇到的事和卖玉石的全过程,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。

那天遇到那个神经有毛病的女子的事,他也想讲出来,但张了几次嘴,都被自己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当讲到昨晚的梦境时,刘里、春来、蒋冰和曾海异口同声地大叫:“我也做这样的梦呀!”张力愣住了,他们梦境中的自己胸前发出的光大概就是佛像发出的光了,怎么会那么巧?难道玉佛真有所谓的灵性?

曾海最关注的却是王红兵讲他卖给恒升玉器店玉石的事。

朱智听完王红兵的描述,低头想了想,开口问道:“明天,你们都有课吗?”“当然有了,不过都是公共课!”刘里答道。朱智看了看手表:十点钟,还好,不算太晚,便微笑着说:“那好,这样吧,我们今晚去看看你们梦中的那棵老槐树,怎么样?”

几个男孩子显然很兴奋,临出门前,春来又转回头带上手电筒。

校园深处很静,微弱的月光下,实验楼静静地站在那儿,被月光拉长的影子,给人一种压迫的静感;怪石嶙峋的假山在月光中似乎也透漏着阴森的气息;老槐树那弯曲的虬枝,张牙舞爪地向四面伸展开来,仿佛要盖住整个假山,张力、刘里几人都暗暗吃惊:以前倒没在意过这棵槐树竟有这么旺盛。

一丝风都没有,槐树却发出“嗦嗦”的声音,像个女人在如诉如泣;几个人陆续走进树下,才发现树下漆黑一片!槐树虽然枝繁叶茂,却并不乏空隙,奇怪的是树下竟没有泻下一丝月光,仿佛这就是黑色的的世界,不需微弱的月光来管理。几个人的心此刻也像被这浓浓的黑色渗入了一样,本来兴奋的心情荡然无存,压抑和恐惧立刻变成了他们的所有的感觉!。

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再把这棵树当作树了,树冠上隐隐传来女人的冷笑声仿佛要是证明几人的判断。蒋冰听的是浑身发毛,他宁愿相信是自己的幻觉,他碰了碰身边的春来:“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?有人在哭?”春来本来就有点胆小,蒋冰这一问,让他汗毛都竖起来了,颤颤地说:“好像,好像有个女人,有个女人在笑。”

他们一共7人,朱智暗暗数了数,竟然有8个?影,朱智心里暗道:不好,真不该叫他们一起来,也不知那个?影是个什么东西,会不会伤害他们。

“你这混蛋,搞偷袭啊!扎的我背好痛。”曾海转身对身后的黑影叫道。

“没有啊,我什么都没做啊。”那个黑影正是刘里,刘里莫名其妙地回答。

刘里说完,几个人都蓦然想起梦里的情景,吓得原地站住了,不敢动。这时朱智说道:“大家快点走出树阴,到月光下去。”几个人匆忙转身,欲走出树阴。可走了数十步,脚下却仍是黑黑的一片,朱智见状,让大家先不要动,他用眼角瞥了瞥,仍是8个?影。

春来连忙掏出手电筒,向老槐树的深处照去,竟然照到一只惨白的骷髅手,只是它忽地缩进了树杆。春来发出一声低低地惊叫。朱智没有理会他的惊叫,只是从春来手中接过手电筒,向树冠照去,大家都顺着手电筒的光柱,向树冠看去,很多细细的枝条,好像无数细而长的蛇,正在无声无息地向下弯曲着,扭动着……几乎要接触到他们的身体了,刘里觉得头发蒙,急忙闭上眼;王红兵却一声不响地盯着那扭动的枝条。

突然,朱智把手电筒对着站在树杆附近的?影快速地照了过去:微弱的灯光中,可以确切地看到那个黑影的脸庞――分明有著树叶一样的脉络,里面流淌著绿色和红色的液体。此时,对着灯光,它的“嘴”裂开一个极不自然的笑,并发出“呱呱”的叫声,瞬间,他们都感到自己的腿被某种硬邦邦的物体紧紧攥住并不住地向下拉,朱智把电筒慢慢地下移――

地下竟冒出很多没有血肉手,确切地说,应该是惨白无比的骷髅!它们正撕拽着他们的腿。

几人齐声惨叫起来,朱智急忙念起大悲咒:南无?喝?怛那?哆?夜耶?南无?阿?耶?婆卢羯帝?烁钵?耶?提萨?婆耶……

瞬间,透过树冠的月光倾泻下来,浓黑的树荫霎时布满了斑驳光影;扭曲的枝条、“呱呱”叫的怪物、惨白的骷髅手和若有若无的笑声都像蒸发一般,无影无踪。“扑通”一声,春来倒在了地上,张力、刘里几人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拖着春来,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树阴,朱智走出时,嘴里仍叽叽咕咕地在念着经文。

刘里、蒋冰、王红兵晃着躺在张力怀里的春来,不停地叫着:“春来、李春来,你醒醒。”

朱智看了看他们,疲惫地说:“没关系,他被吓晕了,一会就会醒过来的。”

月光下的几个人各自平息着自己的恐惧,一句话都没说,东倒西歪地躺了一片,他们现在才发现,挂在夜空的月亮??这个反射着阳光的星球是那么可爱!

过了一会儿,春来缓缓地睁开眼睛,看到身边的张力,颤颤地问道:“刚才,刚才是,是做梦吧?那么多,多,手……骨头?!”

张力低下头,看着春来满是汗水的脸,这才发觉自己的上衣已经湿透了,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打死他也不会相信,这世上真的有所谓的异物!半晌,张力点点头:“也许就是在梦里吧。”

宿舍早就熄灯了,回到宿舍后,六人全跑到阳台上,围在了朱智的四周,朱智扫过每个人的脸,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我知道你们都很奇怪,想问我,我们遇到的是不是‘鬼\\’,唉-?,我也说不清,不过它和你们应该有什么纠葛。”月光下,这句话让每一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妈呀!纠葛?!

朱智想到张力在杨教授家曾讲过王红兵的?玉石,就问王红兵道:“你周五中午和下午都梦见一位古装女子抚摸挂在你脖子上的玉石,是吧?”王红兵点点头。朱智想了想说:“红兵,你可以讲一下你的玉石吗?”

王红兵脸不由地红了一下:“那块玉石是我小时候,就被我父母锁在脖子上的,我小的时候,挺喜欢的,那玉石想水滴一样,碧绿碧绿的……”

“锁?水滴?碧绿碧绿的?”朱智重复了一下。

王红兵停了下来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说你的玉石是水滴状,碧绿色?被锁在脖子上?”朱智问。“是啊。”王红兵挠了挠头,“怎么了?”

张力接过话说:“可我那天看到的明明是?色呀!”

“你们讲这些有屁的用啊!关键问题是要解决怎么才能不要让我们有麻烦!我们会不会再做恶梦?!我可不想在梦中一命呜呼。你,王红兵,该去自首就去自首!不要拖累我们!”曾海不耐烦地打断他们。

朱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:“哦,因为我认为今天的事可能和那块玉石有关。这样吧,你们以后晚上不要到树下去,如果再感到那种异于常态的迷糊,就尽量让自己清醒过来,因为无形的意念无法伤害有形的物体,就像计算机的病毒,我认为软件严格来说是不能伤害硬件的,在一般情况下,它只能依附某一系统软件或用户程序进行繁殖和扩散。所谓的鬼怪异物要想真的伤害你们,开始总要击溃你的意念,然后依附于花草树木等物质,甚至人,来达到伤害人身体的目的。就像我们今天遇到的,不一定是老槐树在作怪,而是老槐树被依附了。”

朱智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后,又说道:“很晚了,我先回去了,改天再来吧。”他说完就准备走。

“哎,朱大哥,玉石不是被王红兵卖掉了吗?怎么还会和玉石有关系?还有,你刚才在树下念的是什么呀?可以保平安吗?”春来一把拉住朱智,问了一把的问题。

朱智笑着说:“关于玉石,我也说不清,我念的是大悲咒,可以除一切灾难,经书就在你们宿舍,有空看一看吧,不过要有十分虔敬的信心与清挣心去受持它。

读完本故事,你害怕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