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老司机见闻录之同事孙大龙

2020-08-10 05:47:36

我大学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一家沈阳的公司做业务员,因为公司要开拓河北省的市场,于是我和其他几个同事被一起派到了河北省去开发市场。我们公司当时在石家庄正定租了一套民房,是上下三层的一栋小楼,一楼是办公室,也是我们办事处的会客室。二楼是一个会议室,平时没有人用,只有每个月末的时候我们业务人员回来开例会的时候会用一下。三楼则是宿舍,平时只有两个文员住,在月末的时候我们业务人员回来开会,也会住在这里。

当时公司为了节省空间,公司的一楼和三楼并没有卫生间,只有二楼会议室旁边留了一间,而且这个卫生间的面积还比较大,公司还安装了一个太阳能热水器,方便员工在这里洗澡。因为在装修的时候,一楼的卫生间被改成了存放宣传资料,而三楼的卫生间则被改成了储物间,因为两个文员长期的住在办事处,所以他们需要有些杂物存放在里面。

大概是十一月或者是十二月,因为已经过去好几年了,我也记的不是特别清晰,只是在那年冬天的一个月份。到了月末的时候,我们这些业务人员全都从全省各地回到了办事处开销售会议,一方面是统计各地市场的开发情况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我们加强产品知识培训。把各自遇到的问题说明一下,然后大家一起讨论解决,还有就是总经理给我们讲解公司最新的一些计划和奖励制度。当然,每个月的例会要开三天,其实也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得到休息,因为这三天的吃住全都是公司报销,所以从来没人错过公司的例会。

那天我们回到了办事处,连续开了三天的会议,因为会议已经结束了,明天大家就要各自回到自己负责的市场片区,所以大家全都放松了下来。晚上聚餐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喝酒,因为我们商量晚上要一起打麻将,不喝酒能让我们清醒一些。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打麻将,有个同事叫孙大龙,他就习惯早睡。回到办事处之后,孙大龙就早早的上床睡觉了,我们也理解,因为他所负责的那个县城市场,每天只有一班火车,而且还是早上六点多,所以他必须得早睡,不能跟我们一起玩儿。

为了不打扰孙大龙休息,我们便跑到一楼去打麻将,因为三楼有孙大龙在睡觉,而二楼的会议室里只有一张大桌子,根本没有空地让我们摆开牌局。而在一楼就不一样了,随便搬个办公桌,就可以充当我们的牌桌了。我们在一楼支起了牌局,四个人坐在那里就开始玩儿,还有几个同事因为没能抢上地方,只能在旁边一边嗑瓜子一边充当围观群众,还时不时的往牌局里扔着跑钱(我们当地的一种玩法,在桌上的人和围观的人都可以下注,猜测谁会赢。在桌上的人只能下注给自己,而看热闹的人则是可以下注给四人中的任意一个。如果猜对了,其他三个人每人都要给下注人跟下注一样金额的钱,如果猜错了,下注的钱则是被胡牌的人赢走)。

我们玩儿到了晚上十一点多,突然听到楼上传来了一阵孙大龙的惊叫声。我们不知道孙大龙怎么了,于是我们就顺着声音寻找过去,结果我们在二楼的卫生间里找到了孙大龙。看到孙大龙之后,我们就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,因为此时的孙大龙,正在一丝不挂的冲凉。没错,就是在冲凉,因为是冬天,如果是洗热水澡的话,卫生间里肯定会充满了热腾腾的水蒸气,而此时卫生间里却是一丝蒸汽都没有,再加上孙大龙那鬼哭狼嚎的叫声,我们很肯定他是在冲凉水澡。

“大龙,你干啥呢?注意点别感冒了。”总经理关切走过去,拿起一个浴巾递给了孙大龙。

不过孙大龙完全无视总经理递给去的浴巾,而且是完全无视我们所有人,就好像我们并不存在似的,依旧自顾自的冲凉,发出他那沙哑嗓音的嚎叫。这时候我们也都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妥,于是有个老同事走过去,对孙大龙说:“大龙啊,你这是咋的了,有啥想不开的?”

说着,这个老同事就去拉孙大龙,可是却被孙大龙用力一抖,挣开了那个老同事搭在他肩膀上的手。而因为孙大龙刚才那一抖,显示出了非常大的力道,让那个老同事吃惊不已,因为我们都知道,孙大龙的体质从小就不好,身体一直很虚弱,平时公司组织一些户外活动,比如爬山打篮球踢足球之类的,他都从来不参加,就算参加了,也只是帮我们看衣服,因为他的体力不行,而且力气也非常的小,搬一些重物都需要请我们帮忙。

“不对劲儿啊,大龙啥时候这么大的劲儿了?”老同事狐疑的说。

这个老同事是我的老乡,我俩来自一个城市,所以在河北这个外省,我俩一直都是在互相关照。看到孙大龙对老同事这么无理的行为,我也有些生气,于是就走过去一把死死的抓住了孙大龙的肩膀,用力的往后一掰,我本意是想把他扳倒,给他点教训。可是我这一下子下去,孙大龙依旧是毫无知觉,甚至身体只是晃了晃,并没有按照我预想的那样摔个跟头。

而此时同事们也都止住了笑声,因为我的力气在公司里是出了名的,在总公司举行的掰手腕大赛和摔跤大赛,我都是第一名,而且在总公司健身房里,挺举杠铃的记录也是我创造的,我的力气在公司里是毋庸置疑的。可是此时却不能扳倒这个瘦弱的孙大龙,大家怎么能不吃惊。最后还是那个老同事,有些不确定的说:“小四,我看大龙好像是魔怔了,是不是撞邪了啊?你们几个,跟小四一起上!把衣服给他套上,别整感冒了。”

听到老同事下达命令,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同事上来配合我,我们几个人联手才算是把孙大龙给按倒了,胡乱的把衣服给他穿上,可是孙大龙一直在努力的挣扎,也不跟我们交流,就是拼命的想要挣脱我们的控制。因为怕孙大龙又去冲凉水澡,还怕他做出什么自残的行为,最后我们没办法,只能用绳子把孙大龙给捆在了床上,而我们的麻将也没办法玩儿了,只能在寝室里打斗地主,一起看着孙大龙。

我们整整一夜没睡,孙大龙倒是到了后半夜就呼呼大睡了起来,可是我们也不敢掉以轻心,一直到早上五点左右孙大龙起床,我们才彻底的放下心来。而孙大龙却是十分的愤怒,因为他早上发现自己居然被捆在了床上,一开始我们跟他说昨晚的事情,他还不相信,可是当每一个人告诉他的情况都是一样的,孙大龙才开始相信了我们的话,而不是认为我们是联合起来跟他恶作剧。

第二个月开例会的时候,我们怕孙大龙又发生上个月的情况,于是就在他熟睡的时候直接捆在了床上。事实证明我们的行为是正确的,因为在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,孙大龙又开始折腾了,不过因为我们提前采取了措施,所以孙大龙只能是空折腾了一会儿。再过一个月的时候,就赶上了过年,我们都劝孙大龙趁着春节假期的时候去医院看看,不管是中邪还是梦游,都应该治一治,不能总是这么挺着。

孙大龙接受了我们的建议,在回到老家之后,孙大龙就在亲戚的介绍下,去找了一个当地还算有名气的风水先生,随后孙大龙被确定是中邪了。据说是一个什么野鸡成了精,因为孙大龙出差的路上开车看到了野鸡,于是就下车去捉,虽然最后没有捉到,不过还是被那个成了精的野鸡给记恨上了,于是才有了之后的事情。

不过年后我就被调回了总部工作,对于孙大龙的情况也是从那些回到总部的同事嘴里听说到的。不过听那些同事说,孙大龙在年后就真的没有再发生冲凉水澡等奇怪的行为了。